| | 添加收藏 / 設爲首頁
首頁 法院概況 機構設置 新聞中心 司法公開 訴訟指南 法學園地 法苑文化 法院執行 人民陪審 專題報道 民意溝通 庭審直播錄播

 

《法律是一種信仰》

  发布时间:2019-08-26 09:58:13


    法律必须被信仰,否则它将形同虚设。它不仅包含有人的理性和意志,而且包含了他的情感,他的直觉和献身,以及他的信仰。                                 ——哈罗德.J.伯尔曼

    法律應該被信仰,這是法治在創始之初就具有的自然屬性,“沒有信仰的法律將退化成爲僵死的教條”,這無疑是對法治信仰最好的闡釋。

    亞裏士多德說,法治應該包含兩個基本的要素,一部良善的法律,這部良善的法律被遵守。法治的萌芽在其更早的起源階段,法治是一種信仰,而且這種信仰,是從“畫地爲牢”開始的……在西方,最初的法治困住了曆史上最偉大的哲學家蘇格拉底,這位年邁的老人爲了心中對法律的信仰和敬畏,沒有選擇越獄逃跑而是接受命運的制裁,這並不是一種可笑的選擇,而是代表了當時人們對法律的尊重和信仰,猶同對神的谕旨一樣的敬畏;同樣的,在中國,法治的萌芽也表現出了同樣的堅定和執著。上古時期刑律寬緩,在地上畫圈令罪人立圈中以示懲罰,猶如牢獄,這才有“畫地爲牢,勢不可入”的故事。這些被囚之人不是不可以逃脫而獲得生命自由,他們的選擇和執著是源于一種對法治的信仰,就像對待神一樣的膜拜和信服,是一種宗教般的虔誠而真摯的信仰。

    姚建宗在《信仰:法治的精神意蘊》中指出法治所要表述的真實意義在于:它是個人的一種思想、行爲方式;是社會公衆的一種普遍的生存、生活方式;是社會公衆普遍具有的一種精神、信仰、意識和觀念;是一種典型的社會民情與心態。這讓我更加相信,信仰法治應該成爲一種堅守,一種鬥爭,一種歸宿。

    信仰法治是一種堅守。法律顯示了國家幾個世紀以來發展的故事,它不能被視爲僅僅是數學課本中的定律及推算方式。這是一個流淌在幾千年血脈裏的因子,在這樣一個飛速發展的時代更應該展現出最優秀的性狀。法治不僅僅是人們在面臨糾紛時無奈的選擇,更應該成爲一種守護,一種在精神上成爲敬畏和堅守的東西,如同宗教信仰一樣,這是一場人們相互守望的精神風暴,是相互了解和熟知最好的信賴,大到面臨抉擇人生、區分敵我,小到柴米油鹽、家長裏短,這樣一種思想上的准則,應該成爲所有人的“精神聖經”。

    信仰法治是一種鬥爭。就像耶林扛起“爲權利而鬥爭”的大旗,法治在發展過程中更多的表現爲一種鬥爭和完善,是無數先賢和後進爲之上下求索的九死不悔。邊沁曾說,在一個法治政府之下,善良公民的座右銘是什麽?那就是“嚴格的遵守,自由的批判”。法治不僅是一種堅守的信仰,更是要爲了這個信仰鬥爭的過程,是流血變革都無法阻止的前仆後繼。這是在專斷下溫暖的避風港,它給予人們的是無限的安全感和可靠感,是讓人們在無限黑暗中尋找出路的依仗,是奔向光明最原始的鬥爭力量。它是一種促進向上的意志,在不斷與人治的較量中逐漸積蓄力量、占據上風而後主導的一種行爲規範。那些在鬥爭過程濃重留彩的先賢——亞裏士多德、查士丁尼、西塞羅、孟德斯鸠、盧梭等等,他們留給我們的背影讓我們有了無限的動力去追隨他們的腳步,堅守法治,繼續爲法治的征程而鬥爭。

    信仰法治是一種歸宿。無數的鬥爭和進步逐漸都指向了一個明確的目的地——法治。法治是我們最後的歸宿,也是所有努力都將彙聚的點。我們在人治的時代裏總結出了唯一的經驗和結論是未來的路必須走向法治,在無數鮮血和頭顱堆砌的曆程中到處都充斥著法治的神性光輝,無數先賢引領我們走向的正是錦繡的正途。而這種正途就是要讓法治的精神植根于普通大衆,讓法律真正地活在人們之中,而不是一紙空文,就如盧梭所言,“一切法律之中最重要的法律,既不是銘刻在大理石上,也不是刻在銅表上,而是銘刻在公民的內心中。”

    如何让法治成为一种真正的信仰,一种让民众都服从和信任的精神指引?这是一个在法治发展历程中纠结了上百年的课题,也是法治的魅力所在,无数的学者都进行了探索和回答,无数次的总结和进步总是让我们更加不懈的追求更加完美的答案。 “法治概念的最高层次是一种信念,相信一切法律的基础,应该是对于人的价值的尊重。”只有让人的价值和尊严的得到尊重和保护,法治才有可能燃起不败的焰火。

    曆史的鬥爭經驗告訴我們,法治的信仰根源于人民的信心。我們之所以在人治的束縛中尋求解放和自由,是因爲在一個人的情感和意識可以左右國家和人民命運的時代裏,有太多的失望乃至絕望,所謂的公平正義不過是讓人嗤之以鼻的诟病;而法治讓人們看到了希望,看到了擺脫主觀恣意、接受規矩束縛的光明。因此,要信仰法治,首先要讓人們對法治充滿信心。打造一部符合公衆利益的法,讓人們增進自我認同感和信服感,讓我們的法治工作真正做到人民的心中去。我們所有的工作都在法律下昭然,讓人們的所有委屈都有可以傾訴和解決的門徑,爲善良的人撫去淚痕,讓罪惡的人低下頭顱,讓人們真正感受到公理猶在、青天長存、正義浩然,在點點滴滴中感受到公平正義。這就要求每一個司法案件都要規範合法,最終實現定紛止爭,懲惡揚善。這些都是法治信仰不斷積累和傳播的過程。

    要讓法治成爲全民信仰,首先要有一支信仰法律的職業隊伍。有人說,醫生吸煙會讓全民戒煙的進程拖緩好幾個世紀,這才是醫生吸煙最大的危害。同樣的,如果法律職業群體都不把法律當做信仰,甚至不當做一回事,那麽法治的未來將會蕩然無存。約翰.麥.贊恩曾這樣告誡:“法律的命運掌握在法律從業者手中”。法律職業群體才是法治信仰的第一梯隊,所有的法律人都應該成爲法治最忠實的信仰者。每一個司法案件都會折射法治的光輝,究竟最後會反映給社會公衆的法治是什麽印象,能不能讓群衆信服和禮贊,都取決于我們爲法治鑄就的底基和塑造的走向。因此,我們要做的是善待每一個當事人的訴求,用最規範的程序去引領當事人爲自己博弈,真正實現自己的訴請。同樣的,這樣一支正直清廉、敢于擔當、服務大衆、業務純熟的法律職業隊伍也會在民衆中傳遞法治的正能量,讓人們群衆真正感受到法治的溫暖陽光,驅逐內心的黑暗和冰冷,自覺對法治産生崇敬和信仰。總結來說就是,優秀的法律職業群體是引領整個社會法治信仰進程的第一助力,也會在法治不斷完善的過程中發揮中流砥柱的作用。

    法治的信仰更要需要正確的引領。在這個民衆權利大覺醒的條件下,信仰法治更需要一種科學正確的價值引領。法治信仰,在其伊始就要增強公民的權利意識,加深人們對于法律的認識,增強對法治價值觀念的認同和服從,加強民衆對自我認知的修正和對群體意志的理解,深化自我主體意識的印象,避免法治價值邊緣觀念,不再由一味盲目敬畏于國家強制性的震懾而被迫屈服。另外,要加強公民對法治價值的體會和認同,這是法治信仰最重要的一環,也是公民將法律“奉若神明”的重要節點。司馬遷的《屈原列傳》中曾說,“勞苦倦極,未嘗不呼天也,疾痛慘怛,未嘗不呼父母也”。我們的目標就是通過正確的引領,讓公民同化法律價值感,讓一個人想要實現公平正義就會訴諸法律,這樣在讓法律真正成爲人們的保護神,使法治的價值得到升華,從而“未嘗不呼法也”。

    法律的權威源自人民內心擁護和真誠信仰,要想實現全民信仰法治,就要摒棄法律工具觀念,真正讓法治植根我們的血肉之中,真正引領整個社會去相信法治,信仰法律會讓人民得到自由和保護,得到公平和良善對待。就像羅伯斯比爾說的那樣,法律的效力是以它能夠引起的愛戴和尊重爲轉移的,而這種愛戴和尊重是以內心感到法律公正和合理爲轉移的。

    法治的事業路漫漫其修遠兮,希望我們的努力最後可以化用康德一句話來表達:有兩樣東西,愈是經常和持久地思考它們,對它們日久彌新和不斷增長的魅力以及崇拜之情就愈加充實著心靈:我頭頂的星空和我信仰的法治。

 
 

 

關閉窗口